钱七虎院士:60载为国铸盾 30年捐资助学

时间:2019-03-08 10:19:25    来源:环北京网    浏览次数:     字号:TT

82岁的钱七虎虽两鬓染霜,却双目炯炯,声如洪钟。今年1月8日,他获得2018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仅仅1个星期后,他就把800万元奖金全捐给了“瑾晖基金”,用于资助西部和少数民族贫困学生上学。

钱七虎的举动让很多网友为之动容,但钱老自己却轻描淡写:“我今天取得的一切成就,都跟国家的培养分不开。我自己的工资已经够用了,能资助一些学生上学也算我回报社会和报答党恩。”

钱老说,把钱捐出去后心里可畅快了。“我这个人知足常乐,帮助别人,我自己很高兴,也健康长寿。”近日,钱院士向记者讲述了他矢志报国、精业笃行的传奇人生。

“瑾晖基金”是钱七虎院士从母亲卢素瑾和妻子袁晖的名字中各取一个字命名的。他告诉记者,自得知获奖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决定把这笔奖金捐赠出去。征求儿女意见时,他们一致赞同。“钱够用就行了。爱人这些年来全力支持我捐助大学生,以我对她的了解,她肯定会同意。”钱七虎笑着说。

捐资助学从不求回报

钱七虎说,如果用一个字形容自己的生活,那就是“忙”。就在获奖的前几天,钱七虎还一直在出差。80多岁的他出差也是一个人,不带助理,一个人拖着一个皮箱,一出去就是半个月甚至一个月。这次获得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后,钱七虎更是格外忙碌。

为何将800万元奖金捐献出去,钱七虎说,这跟自己的人生经历有关。1937年,母亲在逃难的小船上生下了他,全家8个孩子,有3个夭折了。钱七虎7岁时父亲去世,母亲靠摆小摊维持生计。“如果没有国家的培养,我就不可能上大学,也不可能出国留学。现在能帮助一些学生成才,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在钱院士看来,奉献是军人的本职,捐资助学没什么值得夸耀。

钱七虎对于自己捐资助学的事总是缄口不提。钱七虎在陆军工程大学的同事告诉记者,因为工作的特殊性,很多人甚至不知道钱七虎是做什么的。其实,在防护工程领域,钱七虎是一个令人高山仰止的名字。从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他就长期资助烈士子女和贫困学生。为了让捐助资金专款专用,他设立了个人基金,由专人管理,每年都从自己的奖金或工资中拿出3万元,2万元用于资助青少年学生,1万元用于帮助孤寡老人。近30年来,他的资助金额累计已达100多万元。如今,钱院士资助过的很多人都已经成了各行各业的人才,还经常给钱老写信,甚至有人还提出,要报答钱老当年的资助之恩。“钱院士都笑着告诉他们,自己不需要报答,努力工作,成为对国家有用的人才,就行了。”

钱七虎的慷慨与母亲的言传身教也分不开。他七岁丧父,母亲供5个孩子上学。在钱七虎的记忆里,母亲是一个非常勤劳的人。“我们的衣服、鞋子都是她做的。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却从小就教育我们要好好学习报效祖国,她从来不跟我们讲什么大道理,但朴素的话语却特别能打动人。母亲从小就教育我,不要只想着自己好,还要想到别人。”

不去景点专钻隧道

说起钱七虎的治学和做人,钱七虎的同事们都啧啧称赞。一位同事告诉记者,他对钱七虎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的钻研精神。有一次到纽约参加学术会议,会议间隙,钱七虎带着他们出去转了一圈,不看风景,却专门看隧道。钱院士说:“来趟美国不容易,要抓住机会搞好研究。”

钱七虎常说,学问是严谨与细致做出来,来不得半点马虎,他论文里每一项数据都要反复实验。钱院士在学术上虽然对学生和同事要求很严,但在生活上也非常关心。有同事家庭困难,他总是解囊相助。

对于名利,钱七虎也看得格外淡薄。钱七虎被授予国际岩石力学学会会士称号,他是第一位获此殊荣的中国专家。在他担任中国岩石力学与工程学会理事长之后,改变了中国国家小组主席由学会理事长兼任的一贯做法,让年轻人来担任这一要职,他还主动放弃被提名竞选国际岩石力学学会主席的机会,把机会留给年轻人。

最大遗憾未能为母尽孝

钱七虎小时候身体不好,12岁那年得了血吸虫病,由于当时的医疗条件较差,经过简单治疗后他身体一直很差。后来因为工作太忙,吃饭不定时,他又患上了胃溃疡和十二指肠溃疡。82岁高龄的他依然活跃在科研第一线,但无论多忙,他每天也要锻炼身体一小时,有时到公园散步,有时慢跑,他坚持每周游泳两次,每次游500米。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钱老笑着说,他的锻炼习惯已经坚持60多年。虽然现在年过八旬,但他依然觉得自己很年轻,动作灵便,思维清晰。钱老说,作为一名军队的科学工作者,科技强军、为国铸盾,是自己的毕生追求。“尽管我年龄已经退休了,但我思想不退休,工作不退休,今后继续力所能及地发挥自己的力量,还要为国家的国防事业作贡献。”

钱七虎骄人的成绩背后是一个家庭的付出。由于长期涉及保密工作,加上工作繁忙,钱七虎很少有时间照顾家人。这也是钱七虎最感到愧疚的地方。20世纪70年代起,因为工作原因,他与妻子袁晖两地分居16年,妻子一人扛起养育儿女和照顾家人的重担。有时一年下来,夫妻俩才能见上一面。

对于母亲,钱七虎常心存愧疚。1982年,钱七虎将母亲接到了身边生活。当时,他担任工程兵学院院长,由于科研任务繁重,母亲住在身边这6年,他甚至连陪母亲逛街吃饭的时间都没有。“我没有带她到饭店吃她喜欢吃的东西,也没带她坐一次飞机,想到这些我心里就很难受,没尽到孝道。”说起母亲,钱七虎的眼里流露出深深的怀念。

回顾60多年的科研生涯,钱七虎说,一个人只有把个人的理想与国家民族的前途命运联系在一起,才能有所成就。70多年过去了,儿时那些满目疮痍的记忆还会一直在他的脑海中回荡。“我是经历过战火硝烟的人,我深知,国家不强,没有强大的国防,就要受欺负。跟党走,是我一生中最正确的选择。”钱七虎说。

是港珠澳大桥幕后功臣

很多人知道钱七虎是我国军事防护工程领域的奠基人,但钱七虎对国家的贡献绝不仅于此。

1994年,当选中国工程院首批院士后,钱七虎作为专家组成员为南京长江隧道、港珠澳大桥、南水北调、西气东输、锦屏水电站、白鹤滩水电站等工程提出了可行性建议。南京长江隧道建设时,一开始是采用浅埋的方案,钱七虎说不行,后来就改成了地下深埋的盾构方案。

2018年10月,港珠澳大桥正式通车,这背后也有钱七虎的贡献。港珠澳大桥包含一段长约6公里的海底隧道,其中海底沉管对接施工难度极大,钱七虎当时作为专家组成员,综合考虑洋流、浪涌、沉降等各方面因素,提出合理化作业方案。最终,管道顺利完成对接;此外,他关于地下空间综合利用的建议在雄安新区建设中也有被采纳。

“现在很多城市建地铁、地下商场,这些都是我最早提出来的。”钱七虎自豪地说。早在20世纪90年代,当时地上空间还没有如今紧缺,钱七虎就意识到,将来地下空间将是重点开发的区域。2000年,钱七虎撰写了我国第一部关于城市地下空间开发利用的专著《中国城市地下空间开发利用》,又主持了北京、深圳、南京等20多个城市地下空间做出规划。

钱七虎说,自己是个闲不住的人,总想着为国家多做点事。“城市地下空间开发,不是上面让我们做的,而是我主动提出来的,现在看来还是很超前的。钱学森是研究火箭、导弹的,但他的兴趣也很广泛,他提出中国要建山水城市,我要学习老一辈科学家的这种爱国、忧国和报国之心。”

珠海机场扩建他“一爆成名”

除了港珠澳大桥外,钱七虎和广东还颇有渊源。27年前,珠海机场扩建,山体爆破就是钱七虎亲自“操刀”。

钱七虎记得,那时珠海只有一个不足1平方公里的小机场,每天只有一两个航班。当年3月,国务院批准,将机场扩大为3平方公里。但机场改建, 要求一次爆除山体1100万立方米,估算用药量1.2万吨。爆破点离居民点近,难度很大。当时,在国内都没人敢接这个项目。最终,这项任务落到了时任工程兵工程学院院长钱七虎的身上,他担任爆破总指挥。

钱七虎告诉记者,当时珠海机场的爆破设计是在距离爆破山体600米以内的房子都不能垮,所以,在爆破前要进行精准计算。最终,他决定采用多列、多排、多层条形药包与集中药包相结合,分段延期起爆技术。为了这次爆破,他先后七次来到珠海,开了6次论证会。钱七虎回忆说,当时如果爆破失败,后果将不堪设想。爆破的前一夜,他还忙着计算着各个细节,差不多整夜未睡。1992年12月28日珠海机场山体起爆成功,1.2万吨炸药在起爆器的精确控制下,分成33批,逐一起爆,最终爆破取得圆满成功。

“虽然我心里很自信,但当时我坐在台上还是捏了把汗。”直到现在,回忆起20多年前的那次爆破,钱七虎依然心潮澎湃。他说,这次爆破成功让自己名声大振,他以前的司令员也发来贺电,这让他备受鼓舞。(肖欢欢)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