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接力 “奔跑吧”路在何方

时间:2019-03-08 08:23:00    来源:环北京网    浏览次数:     字号:TT

新一季《奔跑吧》正在杭州紧张地录制中。这档即将迈入综7代的老牌节目,因跑男团的大换血而备受关注。4位主MC邓超、鹿晗、王祖蓝、陈赫因工作安排缺席新一季录制,三老带四新的阵容,是五年老IP“奔跑吧”的一次巨大变数。面对第七季的品牌价值是否会受到影响的问题,总导演姚译添将新的调整称为“投资”,称“从长远看,利大于弊”。收视走低,节目类型的过气,“奔跑吧”能否经得住七季长跑的疲态备受业界关注。

主MC的脱团

针对外界对《奔跑吧》还能办几季的疑问,浙江卫视总监王俊曾经在媒体采访中表示:“等到跑男兄弟跑不动的时候,还能陪伴大家。”感性的措辞中,情怀色彩似乎多过于现实的可能。

虽然4位艺人均发文以示不舍,跑男团大换血已成事实。朱亚文、王彦霖、黄旭熙、宋雨琦将担任全新的常驻嘉宾。姚译添表示:“今年新加入的4位成员与退出的4位都不存在一一对应的关系,不存在谁代替谁的概念。”据了解,黄旭熙、宋雨琦这两个稍显陌生的名字来自于两大韩团的中国成员。“节目需要新鲜感,新成员也会为节目带来更多可能性。两人共同的优点是年轻、真诚、有活力、有才华,他们身上展现的个性从来没有在节目中出现过。”姚译添解释了选人的考量。

在谈到跑男节目特色时,姚译添曾表示,“坚持传达的都是以‘兄弟团’默契和精神为核心,这也是《奔跑吧》节目独一无二的核心点”。而此番跑男团中4位灵魂人物的集体缺位,折射出这一综N代遇到的瓶颈待解。

“跑不动”的收视

如果说新鲜面孔的引入是一剂强心针,那么直接指向的病症是这一户外真人秀老IP的收视低迷。

数据显示,“奔跑吧”系列也难逃许多综艺“强不过三代”的生命周期:已播出的六季收视峰值由第三季创下,csm50城市网收视率为5.28%,但自此往后呈现断崖式下跌。第六季在开播时就显得相当低落:首期收视率2.06,是近四年来跑男历史上倒数第二差的成绩;播出时还差点被浙江卫视另一档节目《巅峰演讲》反超,收视率勉强取胜,但市场份额还是输给了《巅峰演讲》。除开局不利之外,整季节目收视也表现平平,最后一期是历年跑男节目收官战中的最低收视。

在浙江卫视总编室副主任彭榆博看来,“奔跑吧”收视低迷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全国收视数据整体缩水,省级卫视收视权重下降,电视综艺处境举步维艰,“垂直类综艺”对《奔跑吧》的分流无法回避。

收视遇冷,话题热度也难以找补。为了扩大宣传影响,第六季《奔跑吧》曾联手NINEPERCENT发布微博故事求助网友,一天之内为“奔跑吧”话题增量超过2.4亿,话题讨论增量超过779万;同时还联手QQ音乐、酷狗、酷我音乐开启创新互动模式。但截至记者发稿,节目劲敌“极限挑战”的微博话题以233.9亿阅读量,超过“奔跑吧”话题181.9亿热度。就豆瓣网呈现的节目口碑来看,《奔跑吧》系列的最高分为7.4,甚至不如《极限挑战》系列最低分7.6。

在这样略显颓势的背景下,新一季“奔跑吧”节目主咖大换血眼下正引起诸多猜测。“‘限薪令’与节目疲态促使主咖出走、节目组寻找‘物美价廉’的替代人选”成为主要论调。对此,姚译添委婉表示,他把这次调整称为“投资”,称“调整得到了客户的支持,节目组相信最终的结果会让客户和市场满意。从长远看,利大于弊”。

过气的户外秀

在业界人士看来,“奔跑吧”不仅面对的是垂直类综艺的分流,垂直类综艺的整体过气更是“跑不动”的重要原因。影评人“荔枝”断言:“户外真人秀的后时代,传统棚综可能夺回江山。”

数据显示,2014年户外真人秀节目共有23档,2015-2017年数量在50部左右,经历了跟风与趋同、淘汰的过程。浙江卫视的《24小时》、湖南卫视的《72层奇楼》都被视为“过剩产品”,草草收场。2019年,曾经傲视群雄的户外真人秀几乎是大势已去。除了综N代——浙江卫视的《奔跑吧3》、东方卫视的《极限挑战5》、芒果TV《勇敢的世界2》,很少有平台愿意开发户外类新真人秀。就一季度正在热映的综艺来看,音乐综艺、观察类真人秀、室内竞技类节目正是眼下的香饽饽。

中国社科院新闻所世界传媒研究中心秘书长冷凇在2019年综艺预判中指出,“户外真人秀与棚内的节目界限正在进一步模糊”。就观察类节目看,在原本单一视角、单一场景的真人秀纷纷开辟出第二战场,甚至增加到三个及以上的空间对第一场景中嘉宾发生的一举一动进行隔空交流。户外真人秀的空间优势,也面临横向节目的分流。

对于“奔跑吧”或其他同类综艺而言,深度融合似乎成为破解过气的良方。如冷凇所言:“优秀的棚内综艺有户外真人秀属性,优秀的户外真人秀都有棚内元素。”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